如詩韻華
  作者:韓松余  時間:2020-12-25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在某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里,騎著單車穿過一片鋪滿落葉的林蔭小道,蒼翠或泛黃的落葉不斷從樹上墜落,像十二月的飛雪一般。戴上耳機聽一首輕緩的小情歌,然后邂逅一棵開花的樹和樹下安靜的白衣少年。你是否會想到這樣的歲月像歌,似畫,更是一首耐人尋味的詩?

因為我們是少年。我們是青春懵懂的少年,詩一般美妙的年齡。

在我們的心里沒有“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”的悲壯,卻在心里深埋著“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,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”悲春傷秋的種子。

于是有了“和羞走,倚門回首,卻把青梅嗅”的羞澀。

于是有了“明月樓高休獨倚,酒入愁腸,化作相思淚”的憂傷。

于是會寫落花,會寫紅葉,會寫淚痕,會莫名的愛上“流光容易把人拋,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”這些宋詞,會將“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”抄在精美的小本子上,會時時吟誦起“笑漸不聞聲漸消,多情卻被無情惱”的句子。

因為我們是少年。我們是“自信人生兩百年,會當冰擊三千里”的少年,詩一般豪情壯志的年齡。

“此情無計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”的是我們,“行到水窮處,坐看云起時”的就不是我們了嗎?年少的心里總有一個達不到的高度,我們會為了這個高度,去爭、去搶,直到頭破血流,直到遍體鱗傷,我們又會吟誦起“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云帆濟滄?!?,我們也有李白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的自信,我們也有杜甫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的雄心,我們也有辛棄疾“了卻君王天下事,贏得身前生后名”的豪邁。請不要說我們“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,愛上層樓,為賦新詞強說愁”

因為我們是少年。我們是意氣風發的少年。有著詩一般的韻律、節奏的季節。

有時也會想去流浪,去親眼目睹那“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”的奇景,去親耳聆聽那“此夜曲中聞折柳,何人不起故園情”的笛聲,去親身感受那“山重水復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豁然。我們哀愁,我們豪邁,我們叛逆,但都請不要阻止我們的天馬行空。

因為我們是少年。我們是四海為家的少年。

我們是少年,會笑會哭,敢愛敢恨。我們風華正茂,我們豪放不羈,我們四海為家。請讓我們瘋狂,請讓我們在這手青春的詩里瘋狂,你可曾聽說?走的最急的,往往是最美的時光。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三公游戏网站 浙江体彩6+1规则 eg平台真人百家乐 河内五分彩稳赚方法技巧 创富 ag电子开户 官网河内五分彩开奖号码历史 香港赛马会彩票网站 秒速飞艇是真假开奖 快乐十分中奖奖金表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号码 三分彩网站平台 万博ag真人有人赢钱吗 黑龙江时时彩手机软件 快乐十分玩法技巧任三 浙江11选5任选基本走势 今晚上双色球预测一注